Tuesday, September 26, 2017

芹.无助的孩子

最近,芹长了两颗门牙,应该是因为这样而弄得她很痛苦,常常回忆抓到东西就往嘴里咬,嘴里还不断的一直碎碎念的,常常无法很好的入睡,还时常看到她一直伸舌头出来碰她的那两颗刚长出来的门牙,她应该是很不习惯突然间有两颗牙齿在她的牙龈上吧。

看到芹这么小就长牙了,还有承受这么多因为长牙而带来的痛苦,就觉得她很可怜,很无助一样,也让我想起以前的翔,当时我们说翔就好像中紧箍咒一样不能自已,现在的芹就像以前的翔一样,而且还更小更不能自已,让我不禁对她更是怜惜。

唉,这都是每个孩子所必需经历的成长吧,只是看是早是迟罢了,希望芹可以慢慢的适应并慢慢的长大,让我们用满满的爱陪伴着她渡过这些无助的日子吧。

这也难怪芹比翔还要小就开始哭闹不安了,也难怪从满月开始就需要我们抱着她哄睡了,因为她长牙的过程提早了,所以哭闹的时间也拉前了,还好我当初有好好的陪伴着她,希望那时已经为她带来了足够的安全感吧。还好这是第二胎,所以我们对芹会比当初对翔更有宽容心,不然我们很有可能会因为当时芹的不断哭闹而发疯了(虽然樑是有发疯过几次)。

希望我们可以以更多的耐性来陪伴着两个宝贝长大,请让孩子们慢慢的长大。

Thursday, September 21, 2017

翔.坐双层巴士

早在几个星期前,樑就答应要带翔去坐双层巴士了,可是由于樑很忙,有时也很累,又有时下雨,结果坐双层巴士的计划就一延再延了。最后,在上个星期六,一个有阳光没下雨的一天,坐双层巴士的计划终于成行了。

星期六一大早,我们吃了早餐后,樑就要带翔出发到Georgetown坐双层巴士,当时翔还说要我们四个人(翔,芹,樑和我)一起去,只是芹还小,不方便出门太久,结果就只樑和翔一起去,而我就和芹一起在家里渡过。

那天,樑计划了一个简单的双层巴士路程,以Gurney Plaza为起点和终点,在Penang Hill下车,然后坐缆车上升旗山,在升旗山走走看看吃吃后,就回Gurney Plaza吃午餐。双层巴士的去程还蛮快的,不过回程却因为停了很多站,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原点。

在升旗山的时候,梁翔爷儿俩用了大概一个小时来排队等缆车上山,他们在山上走走,还吃了排Ais Kacang,翔这个吃货当然是开心的不得了啦。梁也在那用了RM5买了个气球给翔,不便宜,但可以让翔开心,这气球也让翔在回程的双层巴士上解闷。

回到Gurney Plaza后,他们就在那享用午餐,之后才回家,而我就订了Domino Pizza外卖在家吃。

自从芹出世后,我们就很难得带翔出游了,现在通常都是樑翔爷儿俩一同出游,而我就在家陪芹,希望当芹慢慢长大后,我们真的可以一家四口一起到处玩玩。

Wednesday, September 20, 2017

我对黄疸的看法

这两胎,翔和芹都有黄疸,但是我的应对方式却有所不同,从我这两胎的经验,我发现一个宝宝会不会有黄疸问题,很大因素是在于他宝宝本身是否健康,而不是因为妈妈吃了什么而让他黄疸加重,而一个越接近预产期出世的宝宝将会越健康,而黄疸问题也将会越轻微,复原的时间也将会越短。

第一胎-
预产期:8/12/2013
出生日期:2/12/2013
黄疸持续时间:一个多月
故事:
翔出生日期距预产期早了六天,是剖腹产出世的,当时他的黄疸被所有的人得很严重,说是因为我母乳喂养,而我又吃姜又喝药材的,所以会间接的把这份热气从母乳带给翔,所以为了掩住所有试图要我停止母乳喂养的人的口,我依然决定停止吃姜和不喝药材,就这样停了一个星期,只喝白开水,这可是坐月的大忌,但我已经不管了,我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让翔全母乳,又怎么会因为黄疸而放弃呢?

不止如此,樑当时还允许陪月婆为翔吃珍珠粉,不管当时的我在如何极力反对,就是没有人愿意接受我科学喂养的理论,可怜的翔就这样吃下了不知从那个海洋挖出来的珍珠,之后被磨成的粉。

只是,尽管我停止吃姜和药材,翔还吃了珍珠粉,他一个月大的时候依然还是被Klinik Kesihatan认为有严重黄疸,人们所谓的prolong jaundice,因此而被决绝注射疫苗,我们转向Adventist注射成功,翔也等了大概一个多月到两个月后才慢慢“不黄”了。

第二胎-
预产期:14/5/2017
出生日期:12/5/2017
黄疸持续时间:两个星期内
故事:
芹出生日期距预产期早两天罢了,是自然产出世的,因为有了翔的经验,我们也不太介意芹的黄疸有多严重,当然Klinik Kesihatan的护士还是要我停吃姜和别喝药材,但我也只当耳边风,继续吃喝,也让她全母乳喂养,不吃任何母乳以外的“来历不明的食品”,家人也因为翔这个金字招牌,也没有多加阻止我母乳喂养芹。

就这样,芹不到两个星期就已经没有黄疸了,满月后在Klinik Kesihatan也顺利可以打针。


经历了这两胎的黄疸经验,当朋友问我喂母乳是不是要停吃姜和喝药材,我就分享我这两胎的母乳喂养经验,我只说这全靠孩子的健康程度,不论有没有听吃喝都不会影响孩子更黄还是不黄的,只要继续喂养,他最终还是会好的,最重要还是宝宝本身是否本来就健康。

Bingo,我又再度为母乳喂养平反了,宝宝黄疸真的和妈妈吃喝什么都没关系的,别因为宝宝黄疸而放弃母乳喂养,那是件多么可惜的事。

Thursday, September 14, 2017

芹.长牙了

,几天前,芹才刚刚满四个月,今天我们就已经很明显的在她的嘴里看到了两个门牙长了出来,这也太快了吧,还记得翔以前等到了十个月才看到他的第一颗牙,而芹却整整早了半年,我们还真不知道为什会有这样的差别。

这也难怪芹很小的时候就无法好好的睡,常常需要被抱着哄着才能入睡,那应该是牙龈不是吧;这也难怪芹很早就开始吃手,要东西了,这也因为牙龈不是吧;这也难怪我常常哺乳芹的时候都觉得好像她有牙齿一样,那是因为她的牙齿已经在慢慢酝酿长出来了。

目前为止,芹还没有在不如的时候要我,希望她可以一直维持这样的状态,好好的疼惜我的乳头。

其实,我倒没那么的希望我的孩子这么早长牙,毕竟这么小,又还有喝夜奶,我们变成必须特别的为她顾牙齿了。

而且,之前有听说早长牙意味着早换牙,这好像也不算时间好事吧。

如果我不是全母乳喂养,我还真的会怪配方奶害我的芹"早熟",希望早长牙不代表早熟吧,看来我们以后要更加留意芹的饮食了,免得吃下太多的激素导致早熟,我们应该让这母乳喂养更持久,这样就可以减低芹喝配方奶的几率了。

上一胎,翔的牙齿迟迟到了十个月大才萌生,当时樑还怪我说是因为母乳喂养让翔缺钙不长牙;现在芹一直都是全母乳喂养的,却这么早就长了牙,这回我可以扬眉吐气的告诉樑,母乳喂养没有错。

这一胎,我还真的有很多事可以为全母乳喂养而平反呢。

Sunday, September 10, 2017

Suspend Junior

在网上有人推荐说Suspend Junior不错,是可以锻炼孩子的fine motor skill的游戏,而翔最近开始很喜欢玩桌游,所以我就买了来给翔玩。

其实,这游戏很简单,就是把所有手上的枝条挂上去又不把其他的枝条弄掉,最先那所有的枝条用完的人为赢家。不过,这看似简单的桌游,却需要孩子的分析,判断,和眼手协调的能力才能够完成。

刚开始的时候,翔还抓不到窍门,所以一直失败,后来经樑的解说后,他也会了,昨晚和我玩的时候,还一直教我要怎么玩才能不让枝条掉下,很好笑的画面。

这Suspend Junior还算好玩,但对于已经了解平衡原理的大人而言,算是没什么挑战性了,不过对孩子而言又是另一个不错的桌游。

其实,还蛮希望翔可以和他的朋友们一起玩的,小孩子们自己玩应该会更好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