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翔.抽水马达

Image
上星期六,我带着翔和芹一起到湖边走走,后来有个园丁拿着一个马达来到湖边的桥上,翔很好奇这个马达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它的功能,后来看到园丁从湖里拿了一桶水放入马达,之后他就启动了马达,接着就看到有很多的水从马达的一个孔喷了出来,当时我还在想难道他要用马达来制造温泉?
后来,就看到那园丁拿了一条水管,沿着桥摆放着,我就大概猜到了那马达的用途,我就告诉翔,他应该是要用那从湖里抽出来的水浇花,结果真的是这样,他把水管套在马达上的孔,那湖水就通过水管喷洒在湖边的植物上,这真的是很方便的方法。
翔就在那边很好奇的看着这整个过程,当中也问了很多的问题,这件事还真的是让他印象深刻,他回家就告诉梁这件事,后来还用了mega block把这个马达的形状给排了出来,看上去还真的很像。

“如何让孩子成为自己”工作坊

Image
等了好一个月,终于等到了六月六日,尤其从周末起,我每天都在倒数着这一天的到来,五月多的时候就报名了“如何让孩子成为自己”工作坊,当时还在犹豫着报还是不报的,毕竟我现在还在哺乳,要找个地方出来挤奶好像有一点尴尬的,但我的心里是非常想上这类型的课程的,还好我问了问主办单位,他们也为我找到了个挤奶的地方,所以我就选报的这一日的工作坊。其实,马来西亚萨提尔全人发展协会这次在槟城有一整个星期的工作坊,我很想全都上完的,尤其是李崇建老师的三日工作坊,但是由于挤奶的不便,而且我想周末的时候多陪陪孩子,所以就只报名了这一个工作坊,希望他们明年有再来,那我可以全程投入了。

六月六日那天,我已经特地请假出席这工作坊了,挤完奶,吃了早餐后就前往檀香寺,大约八点四十五分抵达,在Facebook看到只有二十多个人出席的工作坊,所以我一直以为就只这么多的人参与,没想到一进入会场,就看见礼堂里摆了不少的椅子,大概算一算,应该有大概两百张吧,我还真的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人出席,当中还遇到了之前为我们讲Psychology of Parenting的主讲者也出席了这工作坊。

后来,崇建老师介绍了自己之后,才发现原来已经有不少人出席过他的讲座了,而且他还是个蛮出名的主讲者,我当时还在想这回我真的是捡到宝了,还好当初最终决定出席这工作坊。
上午时段,崇建老师和志仲老师都说了他们的原生家庭的故事和心路历程,也提前他们如何开始接触撒提尔的,之后就介绍了四个不理智的沟通态度,分别为指责,讨好,超理智和打岔,这是人们应对问题时经常出现的行为,而很少人可以用一致性的行为来面对问题,当然如果我们可以"修炼"到一致性的行为时,我们就可以很好的处理很多关系上的问题了,而其中最重要的是亲子关系。
而午餐的时候,我向檀香寺的负责人借用场所来挤奶,原本以为将是在某个办公室之类的地方的,没想到他们既然有一些让人住宿的房间,就好像是酒店的房间一样,有电插座和厕所可以洗手,还真的是不错的设施,真的太感谢当局可以为我做出这样的安排,就这样我利用了中午这个一小时空挡来吃午餐和挤奶,时间还刚刚好的。
接着,两位老师们就利用现场示范来解剖这四种不理智行为在家庭纠纷出现时会如何影响孩子和家庭关系,说孩子们长大后如何面对问题时完全就是小时候从父母亲身上学会用不理智行为来解决纠纷。
志仲老师提到他的父母争吵时的情况,每次都是…

翔.午觉

Image
在翔长到大约四岁后,他就开始不是很喜欢睡午觉了,在保姆家,他虽然也有出现不睡午觉的次数,但他还是可以睡的;只是,每次在我们的家时,他大多数的时间都是不睡午觉了。
虽然,我了解孩子成长到一个阶段后,就会开始不爱睡午觉了,但是每次看到他下午有点累的眼神,我们还是会很希望他可以睡一会儿。
今天下午,翔的音乐课有concert,所以我们看到他那睡眼惺忪的样子,都希望他可以躺下睡一会儿。当时,我突然间想起上星期的工作坊说要用好奇的态度来对话,所以我也尝试面对面的和翔对话,谈关于睡午觉的对话。
我:翔,你要睡午觉吗?
翔:我不要睡午觉。
我:你不睡午觉会累吗?
翔:不会,我不累。
我:可是,等下你有concert喔,就睡一下,好吗?
翔:不要,我就是不要睡午觉。
我:嗯,那你要我们怎么做,你才要睡午觉呢?
翔:我要妈咪和我一起睡午觉。
听到这里,我的心突然间感到一阵的痛,原来我一直是他不睡午觉的原因。
还记得,在芹出世以前,一直是我在陪着翔睡午觉的,每次午觉都是我躺在他的身边,抱着他入睡。可是,芹出世后,我就必须照顾芹,而我也陪芹午睡,为了不让两个瓜互相影响对方的午觉,所以翔都是被安排在另一个地方午觉的,就这样翔也慢慢的不午睡了。
我一直认为那是因为他长大了而不需要午睡了,只是原来他因为没有我的陪伴而不再午睡了,现在还真的是觉得翔有点可怜,但又觉得他开始变坚强了。
傍晚的时候,和翔一起在公园散步,看到他那小小的背影,还真的是觉得他在这一年里独立了很多。
结果,翔没睡午觉,而自己在那玩他的积木,做了间好大的房子,而且还很不错一下。

教养循环

最近,家公家婆向梁哭诉,说他的大弟弟太依赖他们了,说每天工作回到家就睡觉,每个周末都睡到很迟,家务没做,完全就只依赖他们来帮忙打理家事和孩子的事,听起来好像就是个典型的大男人,就是家里的东西我不用管,我只需要顾着赚钱养家就够了。
接着我就问梁,他的爸爸以前是不是也是同一个样呢?结果,梁告诉他爸爸就是完全一模一样,我就告诉他说他的大弟弟就是从他以前的爸爸身上学会这样的,现在他爸爸看到的大弟弟就是他自己以前的模样,我想家公可能没有想起以前的他自己的摸样吧,我还要梁以后有机会就提醒他一下。
也因为这样,我一直提醒梁要好好的做孩子们的榜样,榜样并不是说了就算的,要以身作则的。 那天,要去上工作坊的早上,我就想到的这件事,我还在说这就是“现世报”,不需要等到来生,这一世你就可以看到你年轻时所作的发生在你孩子身上,而且你自己也亲身经历这样的对待。
结果,再去上工作坊的时候,两个老师也提起了这一点,说父母在带孩子的时候有很多的不理智行为其实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到了孩子,他们不知道这对孩子未来影响多大,直到他们在孩子身上看的自己的影子,他们说这是所谓的krama,不用等到来生,今生就发生了,听到这点,我真的是心里默默的拍手赞同。
所以,我现在一直提醒樑,在与孩子们的亲子关系里,一定要尽量把自己的理智拿出来,做好一个人的榜样,这样孩子才可以学到该学的行为。

生baby

临睡前...
翔:妈妈,长大后,我给你我的精子,你帮我生baby,好吗?
我:等你长大后,你要找个你真正喜欢的女子,之后才生baby。
翔:我喜欢的女子就是你咯。
我:...
#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性器期的孩子
#原来儿子也是妈妈的前世情人

今天下午去学校接翔去保姆家的路上....
翔:妈咪,为什么teacher讲放学后,同学们回家?
我:是啊,放学后,所以的人都回家啊。
翔:不是啊,我又不是回家。
我:你是回莲阿姨(保姆)家啊。
翔:莲阿姨的家不是家,我们的家才是家,我要回我们的家。
我:....(若有所思着)

看来,翔开始知道自己的朋友有些是回自己的家了,而他会有这样的要求也代表他开始对家有归属感了,其实最温暖的还是自己的家,有哪个孩子不想在自己的家渡过童年呢?而现在双薪家庭里又有几个能够满足孩子这样的小小心愿呢?哎,听起来还真的有点心酸酱。

翔.画车

Image
某天,当我到Baby Room的时候,看到床上放着画板,上面有副翔画的画,当时觉得很赞叹,因为我觉得那画很好看,也很整齐,所以就拿了相机把它拍下来,应该是消防车吧,现在翔的画是越来越有条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