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0, 2017

翔.鮟鱇人

某天早上,翔在去学校的路上拿起笔和纸来画画,首先他画了个人,之后就画了很多条线在那个人的头上,他说那些事电线,说他是触电了,要救护车送那人去医院,于是他叫我帮他画了辆救护车,我就帮他画了辆救护车,就完成了一些的图画。

另外一天上学的早上,翔看到了他之前画了这幅画,于是他就说那个人的名字叫鮟鱇。鮟鱇是一种鱼,在《海底一百层的房子》里出现过,他的头前面有个会发亮的小球,其时如果一个人真的富有想象力的话,那个翔画的人还真的可以看到鮟鱇的影子,翔可以把他画的人和鮟鱇联想起来代表他的认知能力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了,可以把自己见过的东西和另一样东西做联想。

题目:鮟鱇人
年纪:3岁11个月
在《海底100层的房子》里的鮟鱇

Saturday, November 18, 2017

翔.果皮

一直以来,我们让翔吃水果的时候都会削果皮的,虽然知道连皮带果吃是比较好的,不过为了避免翔吃下农药,所以我们还是选择削果皮。
有一天,我在吃cherry apple,由于它只是小小一粒,削了果皮就变更小了,所以我直接连皮带果吃,结果翔看到了,就出现这样的对话。

翔:妈咪,你没有削皮。(翔太习惯吃没皮的水果了)
我:哦,没关系,水果是可以连皮一起吃的。
翔:那么香蕉皮也可以吃?(翔不失他举一反三的本色)
我:呃,香蕉皮是不能吃的,有些水果可以连皮吃,有些不能。
翔:哦。如果拿香蕉皮和橙皮去steam的话,Alexander(翔的同学)可以吃它们。
我:是吗?
翔:是。
我:那你明天去学校问Alexander看看他吃不吃。
翔:不要。
我:为什么不要?
翔:因为我知道他不吃。
我:=.="



真的是很难想象翔怎么可以这样的突发奇想,常常会说出这种令人"刮耳相听"的对话,也很佩服他的语言能力突飞猛进到这样的程度。

Friday, November 17, 2017

翔.打保姆

某天,保姆向我投诉说翔打她,我知道翔的脾性,通常他只会对自己认识又喜欢的人这么做吧了,并非有心要去打人的,不过打人依然是件不对的事,我们不应该置之不理,于是我就在回家的路上对翔进行了说教,跟他说不应该打人的“道理”。

我:翔,你不应该打人的,爸爸妈咪都没有教你打人,是吗?
翔:(静静的)
我:嗯,妈咪有教你打人吗?
翔:没有。
我:爸爸有教你打人吗?
翔:没有,他只是教骂人罢了。

呃,樑其实是没有教翔如何骂人,只是他常常因为某件事而骂翔,这其实并不是对的措施,因为这间接的会让孩子以你为榜样,学会如何骂人。所以,我是觉得樑在脾气这方面是应该要改变一下的,免得让孩子学到了就很难教了。这就是身教言教的重要性。

我:你想想,如果我打你的话,你OK吗?
翔:OK。
我:蛤(有点惊讶),为什么OK?
翔:因为我喜欢你,你喜欢我。

看来,孩子最在乎的是不是父母对他的打骂,而是父母到底有没有爱他,只要他可以明确的知道父母对他的爱,他们是可以接受适度的打骂的。当然,我并不鼓励藤鞭教育,也尽量不想以打来解决孩子教养上的问题,所以至今我们都还没有对翔打下手。

我:你为什么要打莲阿姨(保姆)?
翔:因为我不喜欢她。
我:你不喜欢她什么?
翔:我不喜欢她切菜。
我:呃,为什么不喜欢她切菜?
翔:我怕她会切到手嘛。

嗯,这是什么歪理?我也不晓得翔是不是真的担心保姆切到手,不过听他的理由好像他打保姆的本意其实是为了保姆好的,还是他不懂得表达他对保姆的担心,才用自己的方式来阻止保姆呢?无论如何,这还不是对的方法。

我:哦,原来是这样。(不管是否是真的,就暂且相信他吧)不过,你还是不能打人的哦,如果你担心她切菜会切到手,你应该要告诉她。如果她知道你这么担心她,她反而会开心的; 如果你一直打她,而她又不知道你为什么打她,她就会很伤心,很生气的。
翔:噢。

也不知道翔是否有听进去,不过我也明白孩子是需要重复很多次的提醒才会把某些道理记下的,所以我们必须要有耐心的对他"讲道理"。

妈妈不能病

前阵子,我由于奶塞而突然间,而导致突然间生病,全身一时发冷,一时发热,还全身无力,无法顾芹,也无法顾翔。这样的情形,导致樑突然间变得很忙,让我们深深发现有了孩子后,父母绝对不能病。

其实,我的情况还算是好了,我最近有两位朋友也病了,而且还病的蛮严重的,还需要好几个星期才能复原的那种,还好最后都痊愈了,不然都无法照顾孩子,陪伴孩子。

第一位朋友得了乳腺炎,一直都没好,结果还要动手术开刀洗乳腺,还要一直复诊follow up,由于用药而已段时期母乳不能让宝宝喝;第二位朋友得了肺炎,也必须用药,两个星期的母乳都不能让宝宝喝,还好她们都有足够的库存,所以还可以让宝宝全母乳喂养。

只是,看到这两位朋友病了,让我真正意识到身为母乳妈妈的真的是不能病,一病的话孩子真的是随时就要断粮了,更何况我是那种不喜欢存多多母乳在冰箱的人,如果我不幸病倒的话,芹应该是很快就没母乳喝了,而且我也不晓得她会不会接受和冷冻奶呢。

为了宝宝,每位妈妈都要好好的保重身体,这样才能够有健康的体魄来陪伴孩子嘛。

Wednesday, November 15, 2017

人生无常

最近,樑有两位认识的人去世了,一位是他的婆婆,老逝的,另一位是他的小学同学,病逝的,让我不禁感慨人生无常。

其实,樑的婆婆已经九十多岁了,可以活到这么老算是很不容易了,听樑说这半年她都过得很辛苦,皮肤溃烂发痒,无法正常进食,其实这真的是一种折磨,最后就这样去世了。

樑的婆婆之死,一个人如果真的可以活到那么老,她的生命就像一个bell curve,从出生后,像小宝宝一样需要人照顾,把屎把尿,免疫力低常常生病,身体脆弱需要保护;当慢慢长大后,情况就好转了,到后来变得强壮,还可以保护别人;只是岁月继续之后,人又变老了,又变成了像小北鼻一样,要人照顾,把屎把尿,免疫力低。这样的人生真的好像一个循环,一切回到原点的感觉。

而樑的小学同学之死又让我有另一种悲哀感,三十几岁算是年轻的年龄,有孩子需要照顾,有家庭的负担,可是就这样得了肝癌走了,让我想到几年前一位得了大肠癌而逝世的朋友,也是留下了孩子无奈的离开,这是很令人伤感的事故。像有孩子的我,如果这样的是发生在我生上,我应该会带着一大堆的牵挂而离去,两个孩子就这样失去了挚爱,还有谁可以取代父或母对孩子的爱呢?

所以,有了孩子后,我还真的很害怕早逝,我真希望可以一直陪着孩子到他们可以独立自主为止。

无论如何,人生无常,我们很难去控制突发事件,就我所知,我公司就有两位得了癌症但依然生存着的男生,生机依然在的。真希望我们和身边的人都好好的照顾自己,尤其是有孩子的更需要为孩子好好的活下去。